温州一市监所所长指使下属闯防疫卡点 被党内警告


在这篇名为“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,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的一部分”的文章中,杨安泽称他上周在购物时,发现有三个中年人在交流事情时,其中一个人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。

他进而表示,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,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,但他并不认为喊“不要种族歧视亚裔”的口号能改变什么,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,很多人都有怨气。

另一位非裔美国人也留言说,杨安泽应该意识到他的那套“向白人证明自己是美国人”的想法,已经被所有被白人视为“不美国”的少数族群试过了。

其中,美国《赫芬邮报》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: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,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这不管用,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我们仍然被视为“外人”。

阿尔及利亚空军伊尔76重型运输机

第3架俄罗斯空军包机安—124,则于4日13:40从新西伯利亚机场起飞,计划同日20:00降落浦东机场,装载好防疫物资后,于5日上午返回。

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,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,其实并不准确。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,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,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,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。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“忠心”的代价,太大了。

可当美国的疫情纸包不住火了,彻底暴发之后,美国政府和总统特朗普立刻改口,将他们的失职立刻都怪给了中国,更一度将新冠病毒说成是“中国病毒”。这种夸张的翻脸幅度甚至让美国媒体都觉得讽刺和荒诞。

“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。我们不是病毒,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”,他写道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、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,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,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"这就是流感",“很快就会消失"。